快捷搜索:

生活也有小波浪

早间,太阳高挂于蔚蓝的天空。清风缓缓,拂过脸颊……又是一个这样金黄的秋,不禁让我想起几年前那次难忘的经历。

初秋的太阳,依旧火辣。黉舍举办了一场秋季田径运动会。运动会分多个项目,男女跳绳、丢沙包、接力等等,每人最多报一到二个项目。“带人”是一种跳绳比赛的措施,两人一组,此中一人摇绳,二者同时跳,磨练的是这两小我共同的默契。早在几天前,听师长教师讲到带人时,我和朱丽丽就心有灵犀地相互对视,接着会心一笑,以示理解了对方的意思。就这样,我们的组合就在课堂里用眼神形成了。

朱丽丽是我的好同伙,她很瘦,且高。黝黑的皮肤,高挺的鼻梁,一个马尾辫,干净利落。她是那种范例的“运动女孩”。体育课上,不管是短跑冲刺,照样长跑的耐力,她都在行;还有跳绳、踢毽子、丢沙包、仰卧起坐,她也都一点就通。

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,颠末我俩的一番苦练,出了不小的成就,师长教师都夸我们是种子选手。瞧!比赛开始了,太阳露出更欢快的笑脸,轻风拂来,操场四周白杨上的树叶全鼓起掌,在为参赛选手喝采。

跳绳比赛的顺序是由易到难进行的:1、单摇2、编花3、带人4、双摇……不过,我和朱丽丽的带人,偏偏就栽在了这个由易到难的顺序中。

那天,丽丽必要先辈行编花比赛,再比带人。可是,比赛光阴不知出了什么缺点,编花还没比完,就该我们带人的选手上场了。“可朱丽丽的编花还没比完呢,师长教师!”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师长教师听了,也表示只能让另一个同砚先顶替一下她。可剩下的同砚大年夜都不会跳带人。这时,余小洋站了出来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,说:“我跟你去试一试!”环境紧急,我想也没想,拉起她就跑进了赛场。

只听一声哨响,计时30秒的带人比赛开始了,余小洋的跳绳技巧还不错,但她比我矮大年夜半头,我俩这个临时组合,怎么可能折衷呢?反面谐的共同让我的心和眼睛都不自立的去留意比赛中的其他同砚,我和小洋绳跳的就更杂乱,我的心由急变恼,硬着头皮狼狈地而勉强地跳完那30秒!脑海中剩下的就只有“今后照样放弃吧”这一句话。

比赛停止,我找个饰辞,说要去卫生间。失望和落寞的心情像铅球般沉重,我独自一人没精打采地挪动着脚步,走在小花园里。小花园是片圆形草地,四周围着绿竹,那是去卫生间的必经之路。我停了脚步,垂下头,呆呆地望着脚下那绿茵茵的草坪。不经意间,我溘然看到草丛边,紧贴着绿竹的那个最不显眼的地方,立着一株小小的白菊。

这株小白菊,没有艳丽的色彩,更没有扑鼻的花喷鼻,只是一株普通俗通的白色菊花。天天,黉舍的这个小花园会有许多孩子进收支出,但谁又会在意它这样通俗的身影呢?或许,只是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地随便一瞥。但越是这样,小白菊加倍努力地发展。它没有顺从于他人对它的冷酷,更未曾有过放弃的动机……

溘然,我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是朱丽丽过来了。

“很歉仄,我没能跟你一路参加比赛。别难过,事实上,你和小洋已经胜利了。”

“这可不能怪你。”我说,“是的啊,我们胜利了,我们战胜了‘放弃’。就像那株小白菊一样,我们永世不会知难而退地随意马虎放弃!”

那心有灵犀地微笑,又显现在了我们的脸上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